30岁的大龄青年进厂上班,为了找到媳妇,大家使

北京安瑞资讯网城市2019-10-01 12:0846

前言: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数据显示:80后男女非婚比例为136:100,70后男女非婚比例高达206:100。又据某网站预测,到2020年中国男光棍人数将达到3000万到5000万之间。相对落后贫穷的农村更加严重,甚至出现成片的光棍村。


农村已无适婚女孩,要么读了大学在城市工作,要么去了大城市打工。为了不被判无妻,有很多大龄青年追随到珠三角或长三角等等发达工业城市,准备进厂解决个人婚烟问题。


发达城市的工业区,敏锐的职业中介为了招揽生意,在店门前打出"厂内姑娘多"的招牌,这句广告语比"工作轻松,工资高"更加凑效。


走进工厂车间,流水线的皮带和工作台面,写着很多类似于:"您好,美女!可以留个微信吗?"、"征婚,本人无不良嗜好,条件不限,只要是女人就行。如果愿意请留下联系方式。"、"有女生想结婚的吗?我是男生,我很想结婚。"等等。


心急结婚的大龄青年


2016年9月,我在苏州三里桥已经闲玩一个多月。朋友告诉我现在进厂有高额返费,也就是说上班不仅挣工资,还能从中介拿到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返费。因为时值更新迭代的手机如火如荼的进入市场,周边多家代工企业急缺一线作业员。


通过中介,我决定入职某台籍光电厂。面试过程中,看见很多大龄青年互相打探消息,"这个厂姑娘多不多?要是不多,返费再高也不干。"、"进去两三天不就清楚了吗?如果少的话就直接找下一家。"路上经常走过厂妹,大家喜欢评头论足,通过走路的姿态分析是否单身。


通过面试,提着行李搬进宿舍,看见一个男生坐在下铺使劲摇晃手机。看来在玩微信摇一摇。


他看见我进来,问道,"哥们,哪的?"


"湖北。"


"看你这个年纪也是进厂找媳妇的吧?"


我故作镇定,"……不是,我是进厂挣返费的。"


他严肃地说,"你们湖北人就是不老实,我们苏北人就不一样,是什么就是什么,我来就是找媳妇。哎,他妈的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没有媳妇挣再多的钱有屁用。"


聊天过程中得知他叫李伟,今年二十八岁。他头发凌乱,脸上有些青春痘,穿着一件灰色T恤,领口处有几个小洞。他说他去过深圳、上海、北京,不过都是在工厂上班。他认为工厂的姑娘多,她们要求低,肯吃苦,既能带回老家结婚,还能居家过日子。


剧照


我说:"你怎么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呢?姑娘都喜欢帅哥。"


"到了我这个年纪,肯定不会找漂亮的,而是要找过日子的,反过来姑娘也不能要求我帅,钱应该花在将来养小孩买房子的大事上。"


一个星期后,我在餐厅看见李伟和一位女生吃饭。李伟把餐盘里不多的肉夹给女生,而她很自然地送进自己的嘴里。但是几天后的一个早上,李伟却收拾行李准备自离。


我问:"你不是和一个女生在谈恋爱吗?怎么要自离?"


李伟叹一口气,"哎,昨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问她愿意跟我回苏北老家生活吗?她说不知道,我忍不住就多问了两句,后来她说要考虑考虑。昨天晚上的时候她就给我发了分手信息。"


我说:"你们认识才多久呀,人家凭什么这么早就决定?很明显你们的感情基础还达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是我今年28岁了,我实在等不了。我的打算是结婚后就不打工了,在老家的小镇上做点小生意,这样的生活多好?"


"你认为好,但是人家姑娘并一定认为好呀?你想想人家凭什么要跟你去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


"那没办法,我不可能去女方家,我还要照顾父母呢。"


"那别人没有父母?其实没有那么绝对,只要感情到了,谁去谁家其实一点儿不重要。谈恋爱本来是一件浪漫的事,被你搞的这么程式化,叫谁也喘不过气。"


沉默了一会儿,我问李伟,"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有个在深圳的朋友告诉我,他厂里女生多,有好几个没有男朋友,还是四川妹子,我准备去看看。"


"那上班半个多月的工资都不要了吗?"


"哎,不要了。我爸年初给我下死命令,过年的时候必须带一个女朋友回家。他说不需要我挣多少钱,并且差钱的时候,只要我一个电话,他马上打钱。所以我去深圳看看,如果过年的时候还没有女朋友,我都没脸回家。"


打过玻尿酸的大龄青年


初识陈小峰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他才二十四五岁。他染着黄色头发,穿着嘻哈,脚踏NIKE。每天都是不同的发型,昨天大背头,今天偏分,明天又往前梳。重要的是他脸蛋白净,没有一丁点皱纹。


一段时间后,我们一行人吃饭,工友调侃陈峰:"你就不应该进厂,干脆到夜总会当鸭子算了?"


陈小峰微笑,并没还嘴。


另一个工友说,"你打扮的这么帅,什么时候也教教我?我要有你帅,车间里的女生随便挑。"


陈小峰说,"很花钱的,我打工十几年都没有挣到钱,淘宝都花了十万块钱啦。"


打工十几年?我有些怀疑陈小峰的年龄,忍不住问:"你今年多大了?"


陈小峰摇头,"你干嘛问我年龄?这个我就不告诉你了吧。"


陈小峰的老乡和我同宿舍,后来偷偷地告诉我,其实陈小峰33岁了。他以前看起来也像中年大叔,追求好多姑娘都因为显老而被拒绝。这让他知道个人形象的重要性,开始花钱包装自己。合适的衣服和发型的确提升气质,但是脸蛋像树的年轮一样被明显的标识。后来他花掉好几仟块钱去美容医院打了一针玻尿酸。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好几岁。


陈小峰打过玻尿酸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被传开。大家都笑话他够前卫,陈小峰说,"现在女生整容、打玻尿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你们去街上看女生都用化妆品吧?人家女生都知道漂漂亮亮的示人,我们一把年纪了,本来就处于劣势,还不知道包装自己那就完了。"


玻尿酸


陈小峰很快找到女朋友。两人似乎很浪漫,经常晚上八点下班后,一起坐"的的"到苏州市区吃饭、看电影。有时晚上回宿舍,有时直接找一家酒店休息。有次周末休息,两人还坐动车去上海迪士尼游玩。


有一天中午吃完饭,陈小峰到我的宿舍窜门,躺在床上聊微信,他老乡问,"昨天和女朋友吃的什么?"


"牛排,还喝了一瓶红酒。"


"妈的,我都没有去过西餐厅,钱花的不少吧?"


"三四百吧。"


陈小峰开始找老乡借钱,三五天就借1000。后来他在网上小额贷款逾期,经常有人打电话催款,他被逼的焦头烂耳,而此时女生却提出分手。他老乡问他,"你对她那么好,人家为什么要分手呀?"


"哎,说我太会花钱了,没有安全感。你说她跟我一起吃饭看电影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会花钱呢?"


"你找的女朋友多大?"


"25岁,怎么啦?"


"这个年纪的女生经历了很多,思想理智。你就不知道找十八九岁的?"


"十八九岁的我找过,人家是喜欢我这样的。可是她们思想也太幼稚了,整天幻想,根本不适合结婚。"


买车的大龄青年


光电厂是流水线作业。我负责检验手机屏幕内的毛丝、明暗不均、黑白点等等,工站有六个人,刘小俊坐在我身边,29岁,河南人。他以前是模具师傅,月薪7000,但模具厂不仅脏,还没有女生,这让他无法解决个人问题。他不得不放弃高薪,选择到女生多的电子厂打工。


农村的小车


夜班漫长,我和他喜欢聊天。线长看见后并不怎么管,因为不讲话,作业员喜欢打瞌睡,这样更检验不出不良。


刘小俊盯着手机屏幕,突然飘出一句,"我现在是真想贷款买辆车。"


我问,"为什么?"


"现在的女生要求高,没有车都约不到了。女生本来就虚荣,在众人的注目中上下车多有满足感?然后有车代表着有钱呀,虽然可能是假象,是装X。但你换位思考,女生愿意找一个有车的屌丝?还是愿意找一个没车的屌丝?"


"你说的有点道理,那你想买多少钱的车?"


"至少十万以上吧,太便宜了女生根本看不上。对了,你说我是买二手的豪车?还是紧凑性的新车?"


"这有什么区别?"


"你想呀,你是开一辆旧的奔驰追女生容易?还是新的紧凑车追女生容易?其实他们的价格差不多。"


"那当然是开旧的奔驰追女生容易。"


"我也是这么想的。"


刘小俊下班后,只要有空就会在手机上登陆二手车交易平台,浏览良久。周末休息还去二手车市场闲逛。二手奔驰有很多,但售价低的大多是十几年的车龄,2010以后的至少要十几万。刘小俊没有那么多钱,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一辆二手丰田凯美瑞。车价是十万零八仟,首付加保险花了近五万,其中四万是他家里出的。办理贷款的时候,刘小俊差不多花了一个月时间,这期间他经常请假。


车买回来后,他喜欢开着围着厂区转圈,故意搭讪下班后的厂妹。期间他也找了几个女朋友,但是在一起都没有多长时间。


开车搭讪


我问:"你怎么这么花心?每隔三五天就要换女朋友。"


"我是一点都不花心,要不是我嫌女生太势利,要不是女生嫌我没钱。"


"她们怎么知道你没有钱?不可能翻你的钱包呀?"


"根本不用翻钱包,人家可以通过细节观察你究竟有没有钱。何况我现在要还车贷。这点工资那敢使劲消费,只能请女生吃麻辣烫或进小餐馆。加油我每次只加50,人家一看就发觉了,所以你别以为女生傻。"


后来,刘小俊把车卖了。每月两仟多的车货,凭他三仟多的工资的确无能为力。其实在卖车前,他和我商量过。假如不卖车,可以找家模具厂上班,工资至少8000,还起车贷没什么压力,但是接触不到女生。车如果卖了,追求女生可能有些吃力,但是这至少有机会。他29岁了,实在不敢用时间去冒险。到时把女生追到手,然后再去模具厂上班也不迟。


脸皮厚的大龄青年


光电厂内女生并不多,因为工资不高,还经常加班,导致留不住人。而留下的大多是已经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女性。身处"狼多肉少"的环境里,竞争十分激烈。


碰到新进厂的单身女性,一般是好几个男生同时追求。餐厅里总是有一两个女生和五六个大龄青年坐在一起吃饭。为了在女生面前表现自己,有的讲笑话、有的唱歌、有的给女生买饮料、甚至还有给女生洗碗的。


周末,经常有四五个大龄青年陪两三个女生(女生一个人不敢出去,一般都会叫一两个女同伴)逛街。而男生必须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所在的流水线有位物料员,长相清纯,可爱。每到休息的时候,总有些大龄青年装模作样地过来,有的直接跟她问联系方式,有的找到我问她的基本情况。其实厂里长的好看的都被打听了无数遍。她已经有男朋友,但我们线几个大龄青年总是问,"小静,你什么时候和你男朋友分手呀?"、"你和你男朋友感情应该不好吧?"、"小静,我能不能挖你男朋友的墙角?"


工厂男工


李响住我上铺,30岁,陕西人,他的微信内有500多位女性好友,这让我不解。直到有一次晚上,我和他在外面吃饭回宿舍,碰见一位姑娘,他突兀地问:"美女,给我一个微信呗?"


"呀?我都不认识你。再说我不喜欢大叔。"


李响觍着脸,"你就给我,回头你把我删了都没有问题,但是现在你一定要给我。"


美女有些无奈,但还是勉强把微信号给了李响。


回来的路上,我说:"你这个也太不要脸了,人家都拒绝你了,你还要?"


"我这是广撒网,多捞鱼,我就不相信捞不到一个媳妇。我跟你讲要是我群发信息,总有几个会回复我。再说我们年纪大,要和90后甚至00后抢媳妇,你就得放下身段,厚着脸皮才行。"


李响和我不是一条流水线,有一次他跑到我这条线上问我,"你们线上有未婚的女生吗?"随后递给我一张留了几十条微信号的白纸,"你帮我问一下她们的微信号。"


"这我怎么问?再说有些根本不熟,你自己问吧?反正你脸皮厚。"


李响果然拿起纸和笔挨个地询问,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女朋友。光电厂有一批实习三个月的大专学生。李响把目光盯上她们,我说,"人家实习三个月就要回学校继续读书,你追她们怎么可能?"


"她们读她们的书呗,到时候真要是在一起,大不了我到她们上学的城市打工。关键是人家能不能看上我。"


有一次,他约了三个女学生到KTV唱歌。回来对我们垂头丧气。我问他怎么啦?


"妈的,我现在发觉跟美女们有代沟了。人家女生唱的是TFBOYS的歌,我唱的是刘德华的。"


李响基本每天都有约会。他经常夜班下班后,抓紧时间洗澡,然后弄个发型,匆忙出去,直到傍晚六七点才回宿舍,鞋子都懒得脱,爬上床睡觉,一个多小时后,他又得起床去上班。


我问,"你这个样到底累不累呀?"


"当然累,以前约会还蛮激动,现在是一丁点感觉也没了,和上班一样,不去还不行,像父母寻找丢了的孩子,只要还有希望,就必须去找。你说我这么一把年纪,不赶紧找女朋友结婚又能怎么办?"


追求有夫之妇的大龄青年


王成上班坐我对面,32岁,他经常跟他身边的已经结婚的阿梅聊天。


"哎,你老公对你好吗?"


"不好。天天在家喝酒、打麻将,欠了不少帐,不然我能出来打工吗?"


"那你跟他离婚呀?"


"那我两个孩子怎么办?过一天是一天吧。"


没过多久,两人的聊天内容越来越露骨,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我还是能听清楚。


"你和你老公多久一次?"


"妈的,你问这个干嘛?"


"我就是想知道你们女的难道不想吗?"


"我操你妈,王成,你单身三十多年了,你想不想呀?"


"我当然想呀。"


下班后,王成总是等阿梅,然后两人一起到餐厅,然后选择偏僻的位置吃饭。工友们看见后调侃有问题,不然干嘛偷偷摸摸的?当时我不信,直到一位工友偷偷地告诉我们,他休息的时候看见王成和阿梅两人一起在菜市场买菜,并且两人有说有笑,像夫妻。很快两人的不正当关系传开了,线长知道后,不得不把阿英调到另一条流水线,换来一个男生。


找工作的男工


工友取笑王成,"人家是有夫之妇,你现在都饥不择食了?"


王成说,"结过婚的又不要紧,只要能过日子就行。要求那么高,注定要打光棍。"


我说,"你是不是想玩玩人家?"


"我是真没有,我感觉阿梅还不错,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


工友说,"王成,你就这么怕打光棍吗?"


"当然怕,我们村有十几个男人没有结婚,你都不知道他们的生活,吃饭的时候就是一碗辣酱,饭是一煮就是一天的,晚上就睡在铺满稻草的床上,过的实在是太凄凉了。我可不想这样过一辈子。"


"那让你家里人给你介绍呀?"


"以前还可以介绍,现在不行了,姑娘都嫌我年纪大。再说村里本来姑娘就少,大多数还嫁到了外地,留下的几个姑娘,肯定要找有钱的人家。所以像我这样的就根本找不到媳妇。"


刘小俊附和:"现在农村没有家底根本说不上媳妇,像我们河南农村没有二十万彩礼,姑娘根本不会嫁。加上男女失衡,你说像我们这样没有钱、生活在底层的、又没有学历的男生找的到媳妇吗?所以我们不得不厚着脸皮进厂寻找,或许这是唯一的途径。"


身为大龄青年,我身受感同。结婚的难题横亘在面前,我们感到无奈和危机感。在姑娘面前,我们恨不得表演十八般武艺,但依然难得芳心。而进厂找媳妇的道路似乎并不平坦,因为我们处于年龄上劣势,要和90后甚至00后竞争,幸好我们愈挫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