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啊哦额额好烫啊快再快一点|丑妃倾城

北京安瑞资讯网博览2019-10-08 10:5646

“她在那里。”陈于确定道。


此时淳于逸风也看到了门外站着的女子,目光不由盯在她身上。


文学

顾采微听到陈于的声音回头,她一早便等在这里等淳于逸风出门,这身白衣是他昨天命人送来的,还带了白色的面纱,他怕她这张脸丢人。


见淳于逸风出来,顾采微遮了面纱的脸垂眸对淳于逸风盈盈一拜,“王爷。”


“丑女便是丑女,即使遮住这张脸也让本王觉得丑陋。”淳于逸风瞥她一眼,直接经过顾采微上了马车。


顾采微怔住,她不明白那张脸真的那么重要么,不是只要人心良善,一切会变好。


为什么父亲,相府的人,连带他都因为这张脸而厌恶她。


“还不快上车!要本王下去请你么?”淳于逸风掀开车帘,咒了一句,冷冽的声音显示他没什么好心情。


顾采微忙提起衣裙上车,今日淳于逸风说道驯鸟,顾采微特地拿了母亲死前曾留下的一支玉笛,有了这支笛子,仿佛母亲在她身边一般,她什么都不怕。


这是


第一次与男子同车,因为对面坐着的男子是她的丈夫,虽然他不承认,可是在没有写下休书以前,顾采微都会把他看成是她的丈夫。


昏暗的马车里,因为对面坐的人,让顾采微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她不由掀起帘子,望向窗外。窗外是热闹凡华的街市,到处小商小贩,一阵街边的小吃飘香,顾采微不由嘴角微弯。


曾在相府时,她也和她的贴身丫鬟小凤偷偷跑出府几次,来看这街边的热闹,可是自从小凤出府回家以后她便再也没有独自来逛街,在王爷待久了,


第一次出府,她竟怀念这种感觉。


“你若办成这件事,本王会准你在这街市逛个够。”淳于逸风像忽然看穿顾采微的心思,忽冷声道。


“采微会尽力的。”顾采微沉默一下,垂眸道。


车子穿过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了城中心繁华地段的一个“异来居”。


听闻异来居居住的都是别国的使臣,是来朝贺凌启国,准备进宫的使臣,暂时住在这里。淳于逸风带她来这里干什么,顾采微不由想。


难道与别国的人有关。


淳于逸风带着顾采微轻车熟路的便进了别院。


“淳于逸风你怎么这会儿便来了,怎么有办法对付凤雕了么?”迎面屋子走出一人,似来迎接淳于逸风,看他笑道。


那人一身白色的华富长衫,面容清俊,嘴角挂着一抹上提的笑意,一看便是纨绔子弟家的闲散公子,身上散发着与淳于逸风完全不同的气质,一个冷酷,一个随意,两人像是朋友。


“哼,那当然,不过一只臭鸟而已。”接着对面的男子很快便注意到了淳于逸风身后的顾采微,开始一双好看的眸盯着她的脸细看,看得顾采微都有些惊讶。


“这位不会就是你的丑王妃吧,怎么看起来这么美。”男子一手指了顾采微道,他已经知道她的身份,只是遮了面的脸还是让人产生不可信的错觉。


没什么好惊讶的,如果他看了她的脸,同样会说她很丑。


顾采微腰身微弯,平静而友好的向对面的男子行了个礼。


“你好,在下淳于月白。”淳于月白看对面的女子,不自觉道。


淳于月白?顾采微脑中立马反应过来,他是淳于逸风的大伯肃亲王的儿子,是肃亲王府的小王爷,那么算与淳于逸风是堂兄弟,传闻这位小王爷天性好玩,人也大胆,喜欢游历于各国各处寻找珍奇,很得国中女子们喜欢。


其实顾采微小时候跟着相爷去肃亲王府好像见过他一次,那时她容貌还没有毁,见假山上一个小男孩在哭,那时她还去安慰他,后来他说他叫淳于月白。


想起旧事,顾采微顿时感觉对面的男子有些亲切,那时的爱哭鬼如今长成了翩翩少年郎。


“哼,她美你娶她好了。”淳于逸风忍不住冷哼一句。


顾采微垂眸苦笑,他把她当作什么,他大概从没想过把她当妻子吧。


淳于逸风的脸越来越臭,想到屋中的人,冷哼道,“赫连容呢,此人也太过嚣张,见本王来了竟然也不出来迎接,敢不把本王放眼里。”


淳于逸风一甩衣摆,气哼哼进了屋子。


屋子是全木质做的,里面很大,淳于逸风竟直到了里间,才发现一个人影坐在桌边,一脚搭在凳子上,桌上摆了一桌酒宴,自顾吃着。


男子一身赫色长袍,袍上多种纹样,一头微卷的长发,一张英俊非凡的脸,显然看像是异国的。


“他是翔凤国的三皇子赫连容。”淳于月白偷偷在顾采微耳边道。


他在好心告诉她,他对顾采薇的印象不错。


“三皇子,你独自一人在这里饮酒有什么兴致?”淳于逸风忍着怒气,倾身坐一旁道。


“在下习惯一个人,成景王今日来又是何事,听闻我给你的凤雕飞走了,沿途可是袭击了不少人呢。”赫连容嘴角勾起一抹轻篾的笑道,并没有起身,看起来对淳于逸风的身份并不太在意。


“那不过本王有意放它来给你报信,今日本王特来找你,也不废话了,上次你说得如果有人能训服了那只雕后,便送本王凤种是不是真的。”淳于逸风此时也不太在意道。


“是真的,怎么你能训服?”赫连容长长的眼眸这才透过淳于逸风望向顾采微。


顾采微才明白原来淳于逸风是让她来训雕后的,她从没训过,她有些忐忑,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到。


“好,请,我倒要看你这次的战绩。”赫连容望向顾采微不太自信的眸,随即一笑道。


屋中随着赫连容的一声拍手,进来一个下人。


“你跟他去,那只雕后就在隔壁,你要小心,今日若办不成这件事便不要活着来见本王。”淳于逸风微低沉的声音对顾采微道。


“是,王爷。”顾采微淡道。


隔壁的房间是一间很大的木屋,与单间相连,墙壁上嵌了一个隔窗圆孔,对面酒宴上的三个男子可以对隔壁状况看得一清二楚。


顾采微进了木屋,那是一个空荡荡的木屋,房间有些昏暗,但周围的几个窗子透进来的光线也可以看清楚几个地方。


地上铺了蓬乱的杂草,空气中淡淡的特殊的草药味,顾采微猜想地上的草大概是传说中凤雕栖身最喜欢的凤尾草,这种草也是很稀有的,可以治病。下人领顾采微进了屋子便出去关上了门。


空气中安静的没有声音,顾采微忽然有些紧张,传闻雕后是一群凤雕的首领,动作灵捷,又很通人性,所以警惕性也很高,一有人靠近,她会立马作出攻击反应。


顾采微努力抑制呼吸,轻步一步步向前靠近,忽然前面一个东西微动,顾采微望去,不远处与草色相近,卧在草中一个庞然大物就是雕后。


雕后比一般的凤雕要略小一点,全身金黄色的羽毛熠熠生辉,像一双浴火的凤凰,在翔凤国中有传说,雕后是凤凰的前身,它一双琥珀色透亮的眼睛显示它无以伦比的美。顾采微心中忽然涌上一种说不出喜悦,她很想上前触碰它。


顾采微停住,冷静下来,先拢嘴吹了个口哨,是呼唤凤雕的口吹,也算一种鸟语,一般的鸟即使凤雕听到她的呼唤便会对她放下戒被,朝她飞来,在王爷她对凤雕曾试过一次。


对面的雕后忽然又动了一下,双爪收缩,琥珀色的眼睛愈发警惕看着顾采微,好像在疑惑她是什么人,她怎么会呼唤它。


顾采微没想到雕后警惕性这般强,而且似乎对她愈发有敌意,又或者是在试探她,因为一般雕后这时已听懂顾采微的鸟语,它只是不信任她。


顾采微不得不承认雕后的聪明,犹豫一下,顾采微踩着凤尾草,提起衣摆,屏住呼吸,又小心的向雕后移动。


相隔的屋子里,赫连容望向暗窗对面的女子,独酌一杯桌上的烈酒。


“她好大的胆子。”他忍不住嘴角弯起道。


雕后牙尖爪利,如果在它没有接受对方之前,感觉有陌生人靠近,它很快会攻击。


淳于逸风也不由轻蹙了眉,顾采微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顾采微的一步步靠近,她想她必须取得它的信任。


雕后开始扑闪自己的翅膀,双眸微眯,身体微动了一翻,它在警告她不要靠近。


相隔的屋子里,一桌酒宴的三个人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对面屋子的状况。

第六章鸿门宴

顾采微的脚步不由顿住,如果她再前进雕后很可能发动攻击,可是如果现在停下来,更无法取得雕后的信任,淳于逸风交待她的事便无法完成。


顾采微微呼口气,又小心翼翼朝雕后靠近,她越走越慢,口中轻吹温婉的口哨,表达她的善意,惟有这样才可降低它的警惕。


眼见着雕后扑闪着翅膀,似立了起来,不知要做什么,顾采微有些忐忑的缓缓伸出了手,忽然雕后琥珀色的眸一眯,张开了它的血喷大口,朝顾采微袭来。


淳于月白在隔壁看着,倒吸了口气。


“要不要去救她。”他道。


淳于逸风和赫连容紧看着顾采薇没有动身。


顾采微没有动,雕后的扑闪着翅膀,口直钳在顾采微的手壁上,咬了几口。


“嘶”顾采微只觉一抖,手臂上传来锋利的巨痛,被雕后咬过的地方,一片朱色的鲜红顺着白色的纱襟晕出来,那一片红色仿似一朵盛开的小花,在白色的衣襟上异常明显。


但她不能挣扎,顾采微颤抖伸长手轻轻抚摸在雕后的头上,那是一片柔软的地方,惟有这样可以建立彼此的信任。


雕后黄色的羽毛一抖,却没有挣扎,那双琥珀色变得纯净,直直望向顾采微,瞬时好像变成了顾采微手中乖巧的宠物。


淳于逸风望着隔壁屋子这一幕,不由微微松懈,轻吐了口气,适才他还真替顾采微捏了把汗。


“要喝酒么?”淳于逸风得意对一旁赫连容道。


“你以为这样便完了?雕后性格多变,每月都有一个发狂的日子。”赫连容看淳于逸风的表情,不由嘴角微勾,望向顾采微的眼神眯起。


“什么?你是说今日是雕后发狂的日子?”淳于逸风声音沉道。


另一边屋子


顾采微心中微微放松,心道只要真心和雕后沟通,它会感觉到她的友善。可是一瞬雕后眸色微沉,似闪过一丝犀利,顾采微微顿,接着便感觉雕后硕大的翅膀展开,像雄鹰展翅一般,那是攻击人的动作,她来不及反应,便被雕后掀翻在地。


接着雕后张大口急鸣一声,伸爪向她抓来,顾采微情急,抓起了一旁的一块木板,直被雕后一爪扯烂。


顾采微不停吹口哨,表明她没有恶意,但雕后似乎听不懂,向她抓来,顾采微觉得这只雕后顶受了刺激,或是被人抓住,很不信任人。


凤雕一爪抓在顾采微被上,雪白的纱衣直划出长长一道血痕。


顾采微微惊,袖中一支银针闪动,微思,雕后袭来,她直射出,射在雕后颈上,可使雕后微镇静,接着顾采微从腰间掏出母亲留下的玉笛“闻静”。


一管清悠纯色的笛色从她口中流出,笛色悠远,震撼,似远远山树中一抹瞬间沁人心脾的清风。


所有人镇住。


“她竟后使用闻静?”赫连容眸光微深,站了起来。


“闻静”是翔凤国维羽族祖传之物,向来只有维羽族族长才有,已经失传有很多年了,难道这个女人是


随后雕后似被笛声吸引,扑闪的翅膀瞬间收起,屈身静靠在顾采微的脚下,这样的动作代表臣服。


悠扬的笛声响了一番,让顾采微又响起母亲,母亲曾说过“闻静”的笛声是世间最好听的声音,顾采微吹了母亲最喜欢的曲子《天音》,眸中不禁绪了泪水,一种浓烈的不舍流出,雕后似感觉到,低鸣了两声,用头赠一一下顾采微的手臂,想抚平她手臂上的伤。


顾采微轻抚雕后的头,微微一笑,只有动物才不会掀她丑。


忽然感觉一阵晕眩,想是刚才雕后抓伤她的伤口毒性发作,顾采微起身迷迷糊糊敲响了门,门被打开便跌入了一个怀抱,像是淳于逸风的身影。


“来人,立刻送她回王府医治。”淳于逸风微蹙下好看的眉形,微深的眸望眼怀里的女子道。


顾采微,这个女人不简单。


“你赢了,这是解凤雕毒的解药,服下去一个时辰她便会醒。”赫连容看眼淳于逸风怀中的女人,一边拿出解药。


“哇,这个女子真有两下子,逸风你走运了。”淳于月白在一旁笑道,对淳于逸风使了眼色。


所有人看到顾采微适才那一幕,大概心中都会有顾采薇有些好奇。


淳于逸风派人抚顾采微上了马车。


躺在铺了软垫的马车里,马车摇摆,顾采微口中喃呢不停叫着,“母亲”


她的表情似乎很痛苦,眼角流出溢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来。


她一手忍不住乱动,忽一手抱住了坐在一旁的淳于逸风的脚。


淳于逸风有些复杂的神情看她。


隔天,顾采微一觉醒来时发现她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那暖黄色的床幔,薄薄的轻纱,身上盖着光滑的绸缎锦被,一切那么美好。


她回来了,成功了,因为她训服了那只雕后,淳于逸风准她回到大屋子住。


“王妃你醒了,别乱动,身上有伤呢?”一个身着翠色衣裙,长相秀丽的丫鬟上前忙扶起顾采微道。


这个丫环顾采微见过,她叫绿柳,她刚嫁过来时,是她扶她进喜房的,顾采微还记得绿柳似乎曾和几个丫鬟在院中嘲笑她的。


顾采微微垂下眼睫毛,接着想要起身,感觉身体一阵疼痛,经绿柳提醒才想起手臂上和背上受了伤,是接近雕后时受得伤,如今被白色的布子包扎着。


“我没事,我的玉笛呢?”想起雕后,顾采微忽然想起母亲给她的“闻静”,她记得带在身上的,现在不见了。


她脸色微变,立马掀开一床被子起身,赤了脚想要找“闻静”。


“在这里。”一旁绿柳看她着急,忙立马从墙上取下玉笛。


顾采微拿在手里,玉笛通体翠色透亮,看起来小巧精致,确实是“闻静”。


顾采微一身白色里衣缓缓走到窗前,看下房间四周,大而整洁显得很安详,窗外院子里桃花满院飞,一阵桃花的清香,景色美极了。


她感觉已经许久没有回到屋子住了。


顾采微不由拿起“闻静”放在口上轻吹,想要表达她的心情,清脆优美的音符从口中流出,缓缓流长。


“王妃,你还是回床上躺着得好,不然你的伤口裂开了,王爷会责罚我们的。”绿柳忍不住轻声打断顾采微,忽然劝阻道。


顾采微停下吹笛,心中微顿了一下。


“为什么?”为什么淳于逸风会责怪她们?他担心她的伤口?怎么可能?顾采微脑中立马疑惑想。


他那般厌恶她,怎么会担心她。


“皇上今早下了圣旨,说过两天要王爷和您进宫参加一场宫宴,王爷说你不可以再受伤。”绿柳站一旁解释道。


“参加宫宴?”顾采微瞪大双眸有些惊讶,随即淡然想原来如此。


他怎么会担心她?


王府的书房里,淳于逸风一身玄色锦衣,身长玉立,仿佛天然的衣架,站在长长的书桌边,修长的手中握着一支金边蟒纹大笔。


略一思索,他长笔挥霍,在桌上铺开的宣白纸上写下“思危”两个大字,字幅偏大,笔走蛇形,看起来狂放而锋利,再细看却又显得精巧有神。


“呵,你还真有闲情再这里练字,听闻皇上下了旨,过两日邀你进宫赴宴呢?”书房门大开着,只见淳于月白一身白色锦衣闯进来。


他清俊的脸上带笑,进来便随意坐下。


淳于逸风抚了抚桌上的宣纸,也不怪淳于月白的无礼。


“是又怎么样,本王怕什么?”淳于逸风冷哼,可不理会什么宫宴。


“这次可不一样,听说是要你带你的丑王妃进宫呢,估计免不了一场风波,还有这次你又先得了凤雕,皇上对你只怕更加忌惮吧。”淳于月白一脸得意,看热闹的神色看向淳于逸风。


这次进宫免不了一场热闹,尤其是他知道皇上淳于晨风和淳于逸风两人性格都颇为倔强,从小两人在书房学文,便争抢好胜,总是争


第一,那晚一定免不了一场暗斗。


“哼,你倒打听的多?”淳于逸风微眯起眸瞥一眼淳于月白。


“我们打小一起长大,你又是我堂兄,我自然关心你,怎么样,要不要我陪你去?”淳于月白一点也不在意淳于逸风对他的怀疑,清亮的眸使劲朝淳于逸风瞟,还想争取看热闹的权利。


他就这点爱好。


“你陪我去?哼,你不过就是进宫看热闹而已,还有见你的公主,我们不是一路,还是各走各的?”淳于逸风冷哼。


他可不认为淳于月白能帮上他什么忙?他是他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平日见他沾花惹草,贪闲好玩,给他惹事,他不觉得他能帮他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