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

北京安瑞资讯网博览2019-10-08 11:3646

乔韧看着子禾湾的别墅,笑道:“你怎么不给我留一套?”

方赫瞥眼:“你不是要在美国吗?”乔韧撇嘴:“下次开发,记得给我送一套。”方赫点头。乔韧问:“你生日,我给你送什么?”方赫有钱,要想送钱他也不稀罕,要想什么有意义的,他还真是不知道。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我的小娇妻

(还有两章~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

第八十七章

方赫无所谓地摇头:“随便。”

乔韧想了想,捏着下巴:“女人倒是多,你要不要?”

方赫想了想,点点头:“要。”

乔韧张大了嘴巴。

方赫笑笑,女人谁不喜欢。每次出去都要被塞上一两个,方赫不喜欢这种举动,更不喜欢那些女人。如果有人给他送很多女人,下次出去,他可以每个人送上两个,看看以后,谁还还得起。

乔韧很喜欢方赫的豪宅,在二楼也发现了好地方。小姑娘的房间。乔韧回头看方赫,张着嘴巴:“方赫,你金屋藏娇?”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我的小娇妻

方赫摇头,算吗?不算吧!乔韧切了一声,把温暖的房间看了个完,卡通卡通,乔韧皱眉:“几岁啊?”

方赫不说话,能做老婆的年纪了!

宴会就在三天后举办,国际大厦,三十楼。

方赫咳嗽,选楼层都得找三十!乔韧笑着道:“方赫,都这么多年了!”当初认识,也就是十七岁啊!

一眨眼,都十多年了。

方赫点头,回头看了看乔韧。

富豪名媛聚集,方赫进去,全场的人都投来了欣喜的目光,莫董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笑道:“方总,您可总算来了。”看看手表,已经九点,现在才肯露脸。

方赫点头,对他一笑,这种惯有的微笑,他早已经习惯,也早已经麻木。

方赫西装笔挺,灯光把他照耀地璀璨,乔韧揉揉鼻尖,特别喜欢现在的方赫。

快点,好大啊,啊,好爽——自己脱了衣服腿张开—我的小娇妻

莫董端了白兰地给方赫,方赫看看,接了过来:“我过生日,倒是让你破费了。”方赫随意地在莫董肩上拍了一下,眯眼一笑:“这么久不见,莫董可好?”

莫董点头,肩上有些重了,干笑着点头,方赫这么说他也明白,见面机会不多,两个人有什么交情?硬是要给方赫办这个生日宴会,要不是因为有生意要谈,他能吃这个亏?不但没好脸色,更是自取其辱。

莫董笑笑:“好啊!”

进去不久就有美人过来,乔韧擦汗,这L市的名媛什么时候这么热情奔放了?虽然宴会上很热,但不至于……连多一块布料的比基尼都穿出来了,乔韧不是没见过世面,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女人,他不喜欢。

方赫一一拒绝,这样的气氛他不喜欢跳舞,实在推不了的方赫便拉着乔韧上去,看到美男,女人们也不在意,反正,还有一个帅哥。

乔韧不情愿地上前,搂着女人的细腰,女人长得不丑,但也不好看,身上的味道太浓了,你说,清新一点不行吗?

男人也总是这样,看惯了浓妆艳抹的女人就想看素面朝天的女人,反正你不换,他不爱。

方赫被很多人缠着,不是女人就是男人,一个走了一个又来,方赫耐着性子,最后终是忍不住,撤走到阳台上。

三十楼,方赫吐气。

今天十二月九号,小丫头就不会打个电话问候一声吗?

“唔……”从门边传来一声细碎的叫声,方赫侧耳一听,是个很细弱的女声。然后是踢踏踢踏的高跟鞋声音,方赫有些厌恶,他想念小女孩穿平底鞋小小的身体,那双小脚又白又嫩,握在手心里软软的。

方赫要走,可门边来的人却让人吃了一惊。

女孩穿了短裙,看上去并不高档,肩带很细,露出白皙的皮肤,身材瘦弱,比温暖瘦了许多。脸色惨白,但可能因为喝酒的关系染上了一层红晕,女孩的腿很细,比温暖细了很多,像竹竿一样,方赫有些嫌弃。年纪很小,不过二十。

女孩抬眼,看到方赫,惊慌失措的眼神让方赫有一丝丝动容。小女孩都喜欢这样看人吗?只是,这女孩应该很单纯,不会和温暖一样,总勾人。

女孩手里拿着包,也拿着酒杯,姿势不好看,方赫决定走,可走到门边也没见女孩让步,方赫想起温暖,她不会大晚上的还在宴会上喝酒,她很乖,只一个人在家。

这么想着,方赫想去S市了。

女孩一把抓住方赫的手臂:“方总……”

她知道他!方赫低头看着女孩,试图把手抽出来,女孩年轻,又长的有姿色,知情的人都觉得方赫喜欢小女孩,送来送去的,不如让女孩自己去。

花招很多,让你应接不暇都可以。

方赫抽出手臂,往前走,女孩也是缺钱,要着嘴唇说不下去,等方赫走了两步,女孩又追上去,女孩的酒杯一洒,里面的香槟都泼洒出来,方赫的前xiōng上全是香槟的味道,方赫怒了,甩开女孩,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他不凶,但不喜欢别人拉拉扯扯,更不喜欢泼水。

今晚的主办方莫董没来得及说话方赫就离开了,莫董看着女孩,气不打一处来,要他白花钱?吩咐小弟把女孩带走……

没和乔韧打一声招呼就走,方赫把西装脱了下来,开了空调,这个三十岁的生日,他不开心。

一路往S市去,方赫忽略了来电,聚精会神开车。

到了S市已经是两个半小时后了,方赫撇嘴,现在十二点二十了,温暖肯定睡觉了。打开手机,才看到手机上不仅有乔韧的来电,还有温暖的短信。

小舅舅,生日快乐。

她记得密码,就记得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