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被村长拉进玉米地,女友被老伯灌浆-我的铃铛

北京安瑞资讯网记实2019-10-08 11:4546

经历激烈性爱的女人眼里秋水涟漪,醉意撩人。

“好想再干你,怎么插你都不够,再来一次!。”

寡妇被村长拉进玉米地,女友被老伯灌浆-我的铃铛(纯肉NP)

男人低沉性感的在女人耳边厮磨。

说着便挺动着肉棒,戳刺肉穴。

“不要!!我已经不行了!!”

女人睁开绝美的眼眸,顿时清醒过来。

迫不及待的双手困难的撑住床际,柳腰用力的往上一拔,想要逃离。

“啵”的一声,巨物从阴穴里整根抽出,满满都堵在女人肉穴的糜烂的混合物倾泻而喷出!

“啊。。。哈。。。”

小屁股瞬间抖动的厉害,在空气中颤抖着,张开小口,气喘吁吁的呻吟出声。

寡妇被村长拉进玉米地,女友被老伯灌浆-我的铃铛(纯肉NP)

“过来!”

蔚迟获猛地坐起身,抓住想逃跑的女人,狰狞的阴茎上青筋突出,叫嚣着要钻进女人温暖的密室里。

“不要。。。呜呜。。我饿了。。昨天到现在都还没吃饭。你还这样折磨我。”

女人啜泣。

“再来一次!我就放你下楼吃饭。”

男人蛮横霸道无理的命令,毫不松口,不再操死一次铃铛不罢休似的,两根手指已经迅速的钻进女人的花丛深处,用力顶弄抠挖,快速抽插,带出浓浓的淫液。

“哦。。。啊。。别插了。。。”

压抑不住的呻吟从铃铛口里缠绵流出,难耐的挪动着圆臀,在男人手上摇摆。

“我的鸡巴好难受。。。你摸摸。。好想插你的骚穴。”

寡妇被村长拉进玉米地,女友被老伯灌浆-我的铃铛(纯肉NP)

男人抓起铃铛的小手,覆盖在自己的硬物上,浓重的在铃铛耳边微微喘着粗气。

巨物青筋凸起,龟头冒出乳白的浊液,弹跳着。

将铃铛推到在大床上,掰开两腿大腿,握紧铃铛的纤腰,肉棒对准小穴,使劲往下一插,再狠狠地向上一顶,肉棒狠狠地插入铃铛穴内。

“啊。。。好大。。。”

“母狗!干死你!干死你这个骚货!”

铃铛在床上摇摆着头部,小嘴里娇喘连连。

“啊。。好爽。。干几次都这么紧!咬的好快。。唔!干烂你的骚逼!”

男人发狠的肆意撞击!巨物又涨大一圈,粗硕的狠狠地顶入湿漉漉的小穴中,快速肏干着。

“快一点。。。干死我。。啊!好舒服。。哈。。”

男人把胡乱扭动的大腿,抓起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开始埋头猛干,次次顶入深处最花心深处,又全部抽出!九浅一深有技术性的肏干着身下的女人。

“骚穴好多水,浇的我好痛快!干死你干烂你!真想每天插着你的肉穴不放!舒服。。唔。。骚逼!贱母狗!你是不是被谁干都咬的这么紧?”

男人陷入癫狂的状态,双眼睁红,辱骂中身下的小女人,不住拍打女人的骚奶子,颤巍巍的抖动出乳波。

“贱逼!你第一个男人是谁?!“

女人眼神迷惘欲滴,娇媚的淫叫。

身下的骚穴饥渴难耐,一口一口吞噬着狰狞的肉棒,缴紧。

见男人疯狂的问着第一个男人是谁,小手抓住男人的脖子,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住男人喋喋不休的嘴唇。

伸出粉舌混进男人的口腔,咬住男人的舌头,不住的舔弄。

女人的小舌头甚是灵活,舔的男人说不出话来,口水潺潺的缠成淫丝,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流淌下来。

“啊。。好舒服!好会干。。插死我了。。老公你好厉害!!插死我了!小穴要坏了。。好快。。老公老公。。快干死铃铛了。”

女人破天荒的讨好着癫狂暴怒的男人,疯狂摇摆着腰肢,追随着男人的动作。

男人用力往下插!女人柳腰就往上顶!男人往外抽出,女人柳腰也往下带!

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肉棒在小穴里凶猛地横冲直撞着,九浅一深,对准穴内深处的一处软肉狠狠的刮磨。淫烂的小穴不堪承受,渗出一巨大的潮水喷射而出,巨大的爱液淋在男人粗圆的龟头上,爽的男人狰狞龇牙咧嘴。

“又吹了!贱逼!老公是不是干的你很舒服?嗯?是不是?插死你!肏烂你的骚逼!!”

见男人的重点不在询问第一个男人上面了,女人淫乱的大叫舒服!

开玩笑!现在惹怒他自己真的会被干死!赶紧配合了事,肚子好饿了。铃铛饿的头昏脑涨了。。

“爽不爽!骚逼!!贱母狗干死你!!!”

“好舒服。。。啊!别顶那里!别!不行了。。。要尿出来了啊啊啊。。。呜呜呜。”

铃铛痛苦的啜泣低吟,大哭着求饶。

“射出来!射给我看!我好想看你被我干哭尿尿的样子!贱母狗!尿出来!尿出来!!”

男人手下发狠使劲扇了铃铛的硕大巨乳,印出红痕。大肉棒开始毫无章法的猛干!突然起身的他狠狠的将铃铛压在身下,一条淫荡的玉腿被高高的抬起,放在男人肩头,他跪坐着,巨物紧紧地撞进肉穴里,紧紧的抱住铃铛,下身强有力的耸动抽插,每一次都插干到最深处!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要去了。。啊。。要去了啊啊啊。。。好爽。。啊啊啊。。。”

女人哭喊着大叫疯狂甩头,死亡般的酥麻酸瞬间快慰蔓延全身!

女人全身颤栗抖动,痉挛摇摆!

只见男人握住自己的肉棒快速抽出!

女人的骚穴喷薄出一股股浓浓的尿液!

水物线般喷射强大水柱,喷泻尿了好远!

淫夜淋的男人全身是水!

男人看着女人疯狂喷水摇摆的模样,呼吸一窒!

巨物也不受控制的一波波激流像机关枪射在铃铛绝美的脸蛋上,滚烫的激流让我一阵哆嗦,淫烂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