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的经历口述*老公 我要你再深一点

北京安瑞资讯网政务2019-10-08 11:3946

女大三,抱金砖

文学


宋小兵一听,立即咧嘴笑了,突然感觉在小婶儿和二姨跟前表现的这样美,不好意思,就又急忙拉下脸来。宋小兵嗫嚅道,“小婶儿,俺才多大呀?俺咋能这么早就娶媳妇呢?”

“小兵啊,你长大了,人家的闺女早就相中你了,这不是让她爹来说亲吗?今天晌午村长请你到他家喝酒,再了解了解你,顺便把你们的事儿就定下来了。村长知道咱们家穷,明年开春办喜事也是他们家全部包办。这样的好事儿真是打着灯笼没地儿找去,可就让咱小兵摊上了。”

小婶儿分外欣喜,眉开眼笑的在宋小兵的黑脸蛋上抹了一把。摸宋小兵的脸蛋成了小婶儿的习惯。可这次宋小兵突然感觉小婶儿的手很纤细,很柔嫩。摸在自己的脸上,宋小兵就有种痒痒的感觉。想起来昨晚上看见小婶儿的光身子,脸上不禁立时红通通了。

宋小兵终于把持不住内心的喜悦,低声问,“小婶儿,村长家的哪个闺女看上俺了?”

村长王宝才家有三个大闺女,老二和老三是一对双胞胎,和老大相差不到三岁。都到了蜜桃成熟时。这三个闺女看哪个长的好看,一个赛一个的美丽,娇人。

小婶儿拍了一下宋小兵的脑门,说,“当然是大闺女王雪了。村长这不是说了吗,王雪今年二十了,你呢,也十七了,正好般配,女大三,抱金砖嘛!呵呵!”

宋小兵心里顿时奇痒难耐。王雪要模样有模样,身条子还特别顺溜,是桃花村有了名的美人。最主要的是王雪还是村里唯一的高中毕业生,既纯洁,还带点儿城里人的风、情。

宋小兵有时候看到王雪,心里就砰砰的跳。尤其是看见王雪那一对翘挺挺,圆乎乎的后腚,宋小兵马上就有一种想上去摸摸的冲动。宋小兵还好几次偷偷跟在王雪身后,净看王雪扭来扭去的腚了。

说二姨的腚是绝世好腚,王雪的腚绝对不在二姨的以下。

二姨丁玉兰突然眉头一皱说,“俺咋觉的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呢?村长家大业大,人家的闺女王雪长的又那么美,还有文化,她咋就看上了咱家小兵呢?真是搞不懂!”

小婶儿马上回应道,“妹子,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儿吗?咱们桃花村现在有几个后生,你仔细想想。都是些歪瓜裂枣,游手好闲的二流子,小流氓啥的。也就咱们家小兵长的身强体壮,而且还勤快!妹子,你可别小瞧了咱们小兵啊!在咱们桃花村像他这样的后生没几个哩!”

小婶儿这样说,宋小兵不禁呲牙高兴的笑起来。小婶儿说到了得意和自豪处,接着说,“村长又不傻,见咱家小兵长大了,还不赶紧下手占着一个,等别人家把咱小兵抢走了,那还不窝心死呀!”

二姨丁玉兰撇撇嘴说,“哼!好像你家小兵是个金疙瘩似的。瞧把姐姐你美的。对了小兵,今天就不下地了,你好好收拾收拾,换上件新衣裳!晌午还得去村长家喝酒呢,可不能让他们小瞧了咱。”

“这才是正理儿,小兵,你去洗澡!”小婶儿说完,扭身进了里屋,为宋小兵准备新衣服去了。

中午时候,宋小兵上身穿一件蓝色短袖衬衫,下面是一条崭新的大黑库叉子,大步朝村长家走去。

宋小兵长这么大了,这是第一次来村长家。平时里,像他这样的穷汉,是轻易不能来村长家的。

村长家住着村里最气派的房子,宋小兵本来趾高气扬,雄心勃勃的。可刚到了村长家院子里,顿时有些气馁,感觉矮了半截儿似的。

村长王宝才竟然笑呵呵的从房子里出来迎接宋小兵,让宋小兵不禁很有些感动。到了客厅,里面一张饭桌上早就摆上了精美的菜肴。宋小兵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竟然有一大盆炖肉。

这可是稀罕物件,宋小兵自打过年时候吃上过肉,半年了还一次也没再吃过。

宋小兵嘴里不禁满是口水,但还是勉强忍住,腼腆的和王宝才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王宝才和宋小兵两个人对面坐下,王宝才就热情的招呼小兵开始吃喝。

酒是高档的瓶装酒,宋小兵索性也不再客气,就大快朵颐起来。

吃了好长时间,酒也喝了不少,宋小兵就有些头昏脑涨了。村长的老婆邓书云突然从里屋出来。

邓书云模样长的一般,但最爱打扮,经常打扮的花枝招展。邓书云号称是桃花村的第一大,乃大的出奇。她今天穿着束腰的花衬衫,底下是一条七分热裤,凶上那一对足球般大小的大物一颤一颤的,很是吸引人的眼球。被热裤包裹出来小腹下面凹进去的部分很是掠夺人的眼球。

邓书云娇美的对宋小兵一笑说,“小兵啊!今天你喝了这顿酒,你和俺家王雪的事儿就算定下来了,明年开春咱们就把事儿办了!呵呵!多好的一个娃子啊!”

简单和宋小兵打了声招呼就急急的又回了里屋。

宋小兵不禁心里就琢磨,按理说今天算是定婚饭了,咋就没看见王雪呢?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人家是村长,宋小兵也不敢多问。

宋小兵又喝了一通酒,感觉脸上发烧,头脑欲裂,就和王宝才告辞,从他家出来。

喝多了酒,宋小兵被尿憋得十分难受,看看四周无人,躲到一处墙角掏出家伙来就哗哗的撒起尿来。

“小兵!”一个清脆的女声吓得宋小兵浑身一哆嗦,来不及提留上大裤衩子,就急忙转过身来,那人正是王雪。

第8章喂昏过去


王雪好像是刚刚从家里跑出来,气喘吁吁,粉嫩的脸上红扑扑的,渗出细密的汗珠,很惹人怜爱。

王雪“哎呀!”一声,突然看见宋小兵胯当的那一堆大物,不禁惊叫出声音。王雪这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东西,就感觉那大大的一堆东西很是吓人。王雪不禁满面羞红,急忙把头扭向一边,愠怒道,“宋小兵,你干啥?耍流、氓咋的?”

宋小兵因为喝多了酒,脑筋反应慢。低头一看顿感十分尴尬,匆忙提上大裤叉,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俺没有,俺没有,就是你着急喊俺,俺忘了……俺忘了提裤子了!”

王雪偷眼看一下宋小兵,满面含羞,轻声道,“俺找你是想和你说点儿事儿。”

宋小兵见王雪那一脸的娇羞,不禁嘻嘻笑道,“你有啥害羞的?不就是看见了俺的鸡鸡吗?你早晚都要嫁给俺,嘻嘻!早看见和晚看见还不是一样啊!”

没想到王雪顿时急了,骂道,“说你流、氓看来一点儿不假,俺咋会嫁给你呀?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你是个啥德行?俺不和你说了,气死俺了!”

王雪扭头就走。

宋小兵的眼睛马上盯在王雪扭来扭去的丰臀上,坏坏的笑道,“俺马上就能摸上这绝世好腚了!想必一定十分过瘾。

宋小兵叫喊道,“王雪,你不是有事儿要和俺说吗?咋不说就走了,究竟有啥事儿啊?”

王雪一边大步走着一边说,“俺本来是可怜你,现在看你这样的人不值得俺可怜,你愿意咋样就咋样吧,活该!”

王雪很快撒腿跑回了家。

宋小兵咧嘴笑笑,“有啥事儿啊?莫非是你想和俺先亲、热亲、热,恩,八成是这样的。不过见了俺的家伙又感觉害臊了,哼!早晚是俺的人,有啥可害臊的?这大闺女就是脸皮子薄。”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摇晃着身体低着头朝家里走。

此时烈日当头,街上没有一个人,大家都在睡午觉了。宋小兵听身后突然有汽车喇叭响,急忙闪在路边等车过去。

后面驶过来的是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突然在宋小兵身边停下来。车上下来两个蒙面壮汉,宋小兵还没反应过来,突然眼前一黑,随后就被他们抬上了面包车。

宋小兵马上感觉出来他是被一个大口袋套住了。宋小兵喊叫道,“干啥?你们要干啥?快放开老子!”

“他吗的,叫你喊叫,我叫你喊叫!”伴随着一个尖利的声音,宋小兵的身上被人狠狠踢了两脚。

宋小兵咬紧牙关骂道,“这是要把老子弄到哪里去?马巴子的,你们不得好死!”

“嘿嘿,把你弄到哪里去?当然是叫你去一个好地方,让你去西天找你姥姥去!”尖利的声音阴测测笑道。

宋小兵顿时酒醒大半,吓得不禁浑身一抖,完了,俺这是得罪了啥人呀?他们是想把俺弄死呀!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袭上心头,宋小兵知道这时候喊人也没用了。他颤声问,“俺想问问大哥,俺得罪了谁呀?你们是谁呀?咋说叫俺死了也得当个明白鬼吧!”

“放屁!当啥子明白鬼,死就是死,别问那么多!再他吗的废话叫你死的更难受!”又重重的挨了两脚,正踢在宋小兵肋骨上,钻心的疼。

宋小兵不说话了,眼泪正刷刷的流,心想,俺还不想死啊,俺马上要娶媳妇了。再有,俺爹的事儿俺还没弄明白,俺咋就能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宋小兵不禁开始了疯狂的挣扎。怎奈口袋非常结实,宋小兵不可能从里面钻出来,他甚至感觉呼吸都越来越困难了。

面包车没走多远就停下了,宋小兵马上被两个人抬下去,走了两步。两人停下来,在罩住宋小兵的口袋外面缠了很多绳子,把宋小兵捆了结结实实。宋小兵脚下还坠上了几块大石头。

两个壮汉嘿嘿一笑,叫齐了一二一,猛然抬起来宋小兵就扔了下去。“小子,去喂王八吧!”

宋小兵被扔进了河里,马上沉到了河底。

在河底,宋小兵还艰难的挣扎着,求生的本能让他用足了力气,想挣脱出口袋来。宋小兵的力气越来越小了,他终于绝望了。他索性不再挣扎,任凭河水向嘴里大口的灌,干脆闭上眼睛等死。

九凤河边的树林子里宋天来正趴在刘桂花白花花的身子上做着配种运动。

宋天来六十多岁了,但身体还是特别硬朗,前两年他老伴儿死了。老伴儿没有给他留下个一男半女,宋天来就成了鳏夫。宋天来人老春、心不老,和刘桂花好上了。

两人正弄到了兴头上,刘桂花仰面躺着突然扭头看见了蒙面的两名壮汉正把一个麻袋抛向河里。刘桂花浑身一哆嗦,他猜想到麻袋里可能是人。

刘桂花浑身颤抖着焦急道,“老宋,赶紧去救人!有人被沉河里了!”

“行!再叫俺捣鼓两下,俺马上就去!”宋天来呼呼喘着气,黑屁古卯足了劲儿,直捣刘桂花的最深处,黄龙府。

刘桂花本来很紧张了,再加上宋天来的两下猛烈冲刺,顿时昏死过去!

“真是架不住折腾,没弄两下又昏过去!呵呵!真是太嫩了!”王天来从刘桂花身体里拔出来第三条腿,光着屁古一跳,就扎入了九凤河中。